老王指定的小肥代理监护人

我需要一个女婿送我上山

         在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夏如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对象是什么模样,可思绪每次都越飘越远,最后只会变成无尽的发呆。这怪不得她,八十年代的坡那村,一切都是那么地原始单纯,或许是因为大家的思想还没有完全从牢笼中脱离,或许是农村本来就带有的淳朴风气,她无法想象除了爸爸与哥哥之外的其他男人。
   十四岁的夏如,模样渐渐出落,愈发的落落大方起来,村里男孩的眼睛时不时地会往她身上瞟,那种探究的目光使她浑身不自在,“这些男生真是讨厌”,她经常这样想。在夏如心里,所有的男人都应当同父亲那样,当兵归来,踏实肯干,无条件地宠爱她,尽可能地将好的东西留给她,或者像哥哥夏为宗那样,没有心眼,只会对她付出,为她撑腰,归结起来,父亲与哥哥的形象在夏如心中其实是重合的,作为家中最小的女儿,夏如从小受尽宠爱,作为坡那村最美丽可爱的小姑娘,夏如凭着她与生俱来的机灵劲,获得了村中老小所有的喜爱。在她的心里,不管是男人或者是更大范围的坡那村的所有人都应当是围着她转的,十几岁的女孩把自己当做了坡那村最美的中心。
   姐姐夏琴比夏如大了四岁,十八姑娘一枝花,爱慕者也是踏破了门,不过那个年代的男孩儿不敢那么直接,所谓的“爱慕者踏破门”其实是那些热烈又内敛的男孩将自己的感情的千分之一表达给母亲或者哪里的姨娘,再由她们添油加醋后转达给夏琴娘,夏琴娘再进行一番加工,把新的故事在一个夏琴爸不在的时间告诉夏琴,这样的故事通常会引得夏琴脸红不已,她大多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听凭母亲的话,母亲说不错她就附和,母亲说再挑挑她就摇摇头说这男孩她不中意。夏如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在傍晚父亲回家的时候向父亲通风报信,说又有谁家的谁谁谁想和姐姐找对象,父亲听完后也不多说话,只会从口袋里摸出一些零嘴给夏如当做奖励,有时是几颗花生,有时是一把瓜子,最好的时候居然有好几颗花生糖。夏如一直搞不明白母亲帮姐姐介绍对象时为什么要避着父亲,明明父亲都不会讲什么,也不会让她不要再给女儿介绍对象,夏如把她的疑惑告诉哥哥,夏为宗总是会故作深沉,摸着有几根细细的胡须的下巴说道“男人的心思你们这种小女孩是不会懂得,等你以后当了妈妈就知道了”,这时候夏如就会一巴掌拍上哥哥的背,“说什么呢,我离当妈妈还远着呢,我还是小女孩哩”。上着初中的夏如,也和一般的初中女孩一样耳濡目染地读了些闲书,懂得了一些进步的男女情感却又还沉浸在孩童的美好世界,她和夏为宗表达了她的想法,她认为夏琴的作为太不自主,总是母亲说什么她就说什么,夏如告诉哥哥,以后她的对象一定得是自己喜欢的,她是绝不会像姐姐那样只是接受爸与娘的安排的。夏为宗听了她的话似懂非懂,生命中充满了一切必要的女性角色的男孩哪有什么心思去想感情问题,自然在男女之情方面的想法一片空白,只会应和妹妹的话,“我以后也找自己喜欢的人,像你一样”。得到了满意答案的夏如从兜里摸出父亲给的零食的一小部分,塞到哥哥口袋里,“拉钩上吊一百年,谁违背我们今天的话谁就是小狗”,夏为宗看见吃的便双眼放光,连连点头,愈发觉得妹妹说的真对。
女孩的心思总是矛盾的,一边和哥哥约定的对象的标准,脑中却连对未来的他的一点点模样都勾勒不出来。在她的心里,谈恋爱是多么神圣不可企及的事情,她的初恋,应当如小说一般罗曼蒂克,她的他应当是天神一般的人,无论是在相貌还是在行为方面,都应当是最好的。怀揣着对恋爱崇高的向往的夏如,好像思想进步,却不能在现实生活中也这样开放地表达,并不是说礼教之类的东西限制了她,是她限制了自己。初中的女孩,听到别人讲自己的“绯闻”,总是会感到气愤,用一些最幼稚的方式与“绯闻”男主角划清界限,夏如也是这样。
坡那村实在是太小了,村里上学的孩子根本无法构成一个学校规模,大人们实在没办法只能把孩子送去镇子里读书,让孩子每天坐车上学根本是无法实现的事情,大人们只得哄着骗着还没入学的孩子,告诉他们学堂有多好玩,让孩子们心甘情愿地跟着村子里年龄大的孩子走两小时的路上学,当孩子们渐渐习惯这样的上学方式后便不会想着上学太累太麻烦而不想去学堂,农村的孩子生性如此,从小没接触过反抗又总是容易屈服于习惯,可夏如,并不是,她总是在心里偷偷抱怨,尽管她并不敢跟母亲当面说,心里对学堂的厌恶一日一日地累积起来。
班级里的同学大多是不同村的,和夏如同村的只有两个男孩,一个是隔壁阿舅的儿子,一个是村长家的儿子,由于夏如爸和隔壁阿舅关系更加亲近些,他自然也把夏如托付给了夏伟来,让她每日跟着他一起上学,学堂里也让他们俩坐同桌,互相好有个照应。父母的精心安排并不能让孩子的关系变得亲近,夏如从来不屑与夏伟来讲话,她总是怕被某些人传出闲话,老实的夏伟来不懂夏如为何讨厌他,也不敢主动跟夏如说话,每天早上上学时只敢一声不吭地跟在夏如的影子后面,边走边想自己的事情。
初中的孩子们每日在学堂里除了学习并没有什么事可以干,造些谣来让大家开心开心被认为是一件不错的消遣法宝。夏如和夏伟来每天一起上下学的事还是被好事者说起了闲话,到处传播他们俩在谈恋爱,夏伟来云里雾里,明明连话都不说的两人怎么可能会是谈恋爱呢,心里想着身正不怕影子斜,便不搭理他们,好事者看着夏伟来没什么反应,觉得很没趣味,就放弃了他转头全部围在了夏如身边,初中的女孩子脸皮薄的很,被人说了一句两句就好像天塌下来一样。夏如的眼泪堵都堵不住的掉在各个地方,桌子上,裤子上,手臂上。夏如好像讨厌极了她的“绯闻男友”,在桌子上画了一条极为公平的三八线,一言不发的宣誓着决裂,教室外火烧一般的云像极了夏如的心情,她是如此的愤怒,自己一直以来小心避免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讨厌好事者,更讨厌夏伟来,在她心里,如果没有夏伟来,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那天放学,她是一个人回家的,准确的说,是夏伟来连夏如的影子都不敢碰到了,只敢跟在她的身后二十米三十米处,在她不会发现他的情况下确保她的安全。
夏如走在回家的路上,把一切可悲的情景都往自己身上套,她觉得自己是此刻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了,她仿佛被亵渎了,这是她学到过的所能表现她此刻心情的最深程度最文艺的词语,她的初恋可不能是那样一个傻乎乎的人,应当是天神一样的最伟大的人啊。悲切的情绪如煮熟的肉一样从心底往上翻腾,带着对学堂的厌恶喷薄而出,夏如快步向家走去,迫不及待得向妈妈宣布她用一整天的时间做出的重大决定。

现实

        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俩都是小毛头,他的皮肤黑黑的,让人感觉土土的,我的头发短短的,露出了大耳朵,那个时候的我们,没有想到我们居然会有六年。
        “我是公司里唯一一个练习生了”,他说。“啊练习生是什么啊”,我心里想但没有问出口,我才不会让他知道我不知道这个练习生是什么呢。
        公司里的声乐老师和平常学校里的音乐老师差不多,教我发声的位置,教我哪里应该用力,可我听不大懂,只能一遍遍尝试,错了也没有挫败感,只是觉得好玩。没想到我随便来还是可以用对力,我可真是太棒了!😄 不过跳舞有点令人头大,压腿真的好痛,疼得我都出不了声,师兄没有帮我,只是一个人坐在旁边看我,他的头发被汗沾湿了,并成了一撮一撮,他挠着头,仿佛在思考什么。好痛。
        今天小马哥说我压腿进步啦,小凯一直从后面压我,在我好不容易下去以后,他居然!从我的头上跳过去!吓死我了好不好!王俊凯一点都没有师兄的样子,哼。老师说,今天要检验一下我们最近的学习成果,让我们俩一起合唱了《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摇摆摇摆,对视对视,记得微笑!老师说一定要大气,有互动,绝对不能尴尬,我们俩就照着老师的话好好表现了嘿嘿嘿。
        和小凯一起唱歌真的好开心!现在的他和刚开始的时候一点都不一样!我终于和他变成好朋友啦嘿嘿。我和他的视频的点击率慢慢变高,好多评论都夸我们很可爱很有天赋,那当然啦,我可是王源儿哎。其实,我看到了一些有点奇怪的话,他们说我们俩好配,我觉得很好笑,我跟我的兄弟怎么会好配喔?虽然我年纪不大,很多东西网上啊身边的女同学啊都是可以听到的好不好,我知道但是我不说~王俊凯也没说。公司看到我们有了一点人气,就加紧给我们安排合唱,隔一段时间就发视频到网上,人气(我就叫人气!虽然没有很多人!)慢慢积累,小马哥就说,“赶快去参加些比赛,可以学到好多东西,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可以出道哦!”出道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名词,喔就是当大明星啊,好棒,有好多好多粉丝,赚好多好多钱给爸爸妈妈,买好多好多好吃的,还可以一直跟小凯在一起唱歌!啊出道也太好了吧,我好像出道喔!我跟小凯说了我的想法,小凯说我们肯定会出道的啊,你这么可爱我有这么帅~我也觉得😊
       公司来了一群新的小朋友,我老是联合刘志宏跟老王对抗,果然帅的人就是有人跟随啊哇咔咔。老王开始练吉他,我也不能落后,钢琴看起来好有气质啊,还可以跟老王一起合奏,那我就学钢琴吧!w&w,总感觉我们俩的组合名好酷喔!
       

今日の朝御飯:うどん、豆乳と 糯米鶏。

今日的一人食!!!美味!!!虾仁鲜肉燕皮馄饨和贝卡尼!!!

看脸

现在最常用的一句回答便是看脸,不管是什么样的问题,总能用一句看脸解决。像我这么有节操得人,一般都是批判性态度对此,然而今天真的感受到了,就是这样。
以前看武侠剧总觉得男主角叫姑娘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
去年?前年喜欢了一个明星,叫zj,他喜欢粉丝叫他葛格,他也喜欢称呼粉丝为我的姑娘。那个时候,觉得姑娘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好最单纯最有内涵的词。
直到昨天,一个陌生人来加我的qq,张口闭口都是姑娘,我看了看他空间的照片,顿时不爱这个词了。
嘿嘿。已经拉黑他了。

看了余华的三本书,最喜欢的不是最出名的,而是那本第七天。
或许是从小就幻想死后的世界是怎样的,一打开这本书看到第一段,我就被它折服了。它让我的幻想与渴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它让我知道死得其所与死无葬身之地,它让我明白从前所理解的死无葬身之地并不只是代表罪恶,也有可能是无奈,是悲哀。书中的每个人几乎都是悲剧收尾,他们有些各样悲惨的人生,不同的死法,却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本书,每本书都是不一样的悲哀。人由生到死,是由各种悲哀串联的,而悲哀与快乐又是共通的,看你怎么去联想了。
男主角过了头七会怎样呢,没有坟墓的他是否会回到那个快乐的天堂,抑或是成为一个孤魂野鬼。没有认出他的杨金彪会陪他到,不,不会是生命终结,他们只有永生永世。永远的存活,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不幸呢,一连串的问题环绕在我的心头,答案不得而知,或许,经历了更多的我将会知道啊。

今天的心情

中二病会突然复发,总觉得自己是兼济天下的人,可能是很少出现可以完全让我依靠的人的原因,所以总想要去照顾(严厉的方式也算吧)身边的人。这样的感觉近来是愈发强烈了,不知是好是坏。 ​​​
最近心情很好,可是还是会不自觉得去注意他。没来由的放松总是让我心里有些恐慌,果然时间是利器,可以杀死一切不利于你的东西,它,慢慢把曾经在我心里最好的他杀死了。然后,我会挑错,会觉得他很不堪,用他的不堪来比较自己的愈发神采奕奕,内心就会不自觉得快乐。
人啊,真是一种恐怖的生物。
今天早上大概有七八个人找我聊天,让我感觉自己仿佛是个受欢迎的人,有些缓和了一个人晨跑的孤独。早饭真好吃,其实只吃了八块,却想夸大得发朋友圈,大概是要博取关注吧。我怎么又想要撒谎了呢,明明标榜的是最讨厌撒谎的人,可是自己却是习惯撒谎,从小就是,只有我知道。
Lofter上写的文章,最好只有我自己可以看到,我的另一面真是阴暗,一点都不像人前的我。他们总说我是快乐活泼,理性成熟的。幼稚可怕的想法,不想让别人看到。

我喜欢的只是想象中的你

  和男朋友分手一个月多,总是为他烦恼,觉得当初选择与他分手伤害了他,所以总是感到亏欠,不敢与他说话,不敢与他对视。
  今天,看到了他的新女友在等他。顿时气得不行,或许说是我占有欲太强,或许是我对他还有一些残余的喜欢。那个女孩真普通啊,不好看,哪有我漂亮。这个女孩子应该很喜欢他吧,九点了还要来等他下课。这个女孩子很温柔吧,她连看着他扔垃圾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那么,我和他在一起的那一段时间他有没有喜欢过我呢?我不得而知。
我太生气了,直接给朋友发微信,她说“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我说“好,天长地久”,可是我并不开心。妈妈说“分得好,这个男孩子配不上你”,我说“嗯,我也觉的”,可是我并不开心。室友说“啊,我真是看错他了”,我说“嗯,我也觉得”,但,我还是不开心。
翻着聊天记录,突然看到朋友的一句“气他对你不用心,气你自己喜欢的人没有想象得好”,我如梦初醒,当初我喜欢的真的是他吗?
前男友很帅,我眼中我们系最帅的。他很单纯,没谈过恋爱。他审美很好,不会穿一些奇奇怪怪的衣服,给你挑迷幻的口红色号。我眼中的他太好了,一米八,帅气,健谈,可爱,所以我喜欢上了“我眼中的他”,殊不知掉入了一个漩涡,卷进了我也卷进了他。我们一起跳舞,一起拍mv,我们俩简直在拍偶像剧。所有人都在说“啊,你们俩怎么这么配”,当然,当时我们也觉得,然后,就在一起了。
和他在一起后,我总是对他很不满意,失望累计到一起。啊,他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啊,斤斤计较有没上进心,我开始感到有负担,然后,在情人节那天跟他提了分手。
我真是个坏女孩,我告诉自己,然后一次次得感到对不起他,一次次得后悔,直到刚才,三月二十七号的八点四十七分,看到他的新女友,我的负罪感全部消失。啊,你也是个坏人啊,真好。
原来,我只是喜欢上一个我想象中你的,真好,真不好。

今年的愿望是变成一个十分坚强的人。今天听说了一些事情,让我对我的平安长大感到十分感恩。从前的我,在电视上看到感恩两字,总觉得他们有什么好感恩的呢,真是无聊,真是作秀。现在,才真真实实地有了这种感受。身边的人来了走了,留下来的不多,平常一起玩的也不一定会走到最后,一起吃饭,一起旅游,一起睡觉,变成了不仅是最好的朋友做的事情。现在的我,不能习惯孤独,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总是感到落寞。以后要成为一个坚强的人喔,要成为不麻烦他人的人,要成为可以为自己负责的人。
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出现这样一个人,让我现在所有慢慢建立起来的独立在他面前悉数瓦解。会不会出现可以让我依靠的人呢?我很期待。

有功家光简直泪点合集。简直是温柔到骨子里的人。只会把错归咎在自己身上而宽以待人,尽管因为她终于有了嫉妒的情感却只宣泄于自身,说好了要一起共赴黄泉却因为她的一句你是最好的辅佐将军人选而选择独自一人活下去,可以克制自己的情感懂得做出退步,无论处于何处都怀抱情操,可以立即从错中反省自身,可以付出全部的生命去保护一个人。温柔儒雅大气尊贵,不背叛自己的内心。

想有一个用生命去守护的人